歌多变,脑洞大

 

安静中仔细地聆听,会发现歌里有轻微大风呼啸的声音。前面清脆的钢琴声似乎是后面暴风雪来临的前奏,小雪一片片落下,到后面整个世界已经被大雪掩埋,视线也尽是白色。又好似在路中等人许久不见影,在大雪降临时被迫不得已离开,回头一看发现那人就在路的尽头,两人顶着茫茫风雪,只为相遇的一刻。

→Olafur Arnalds

冰岛独立音乐人,一开始身兼两个冰岛硬核乐队的鼓手,04年的巡回中认识到了德国的重金属乐队Heaven shall burn并为其作曲,从此开始了他的新古典主义的创作道路。

→出自Eulogy for Evolution

评论
热度(29)
  1. lycopper阿瑟纳斯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呼明君阿瑟纳斯 转载了此音乐
Top

© 阿瑟纳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